您的位置:一元一国学网 > 国学入门 > 国学名人 >

沈曾植:把学术当成娱乐的大儒(2)

2010-03-03 10:55
来源:嘉兴在线新闻网 作者:嘉兴
明乎此,便不能理解,沈曾植的不少名作是兴之所至,率性而为。比如他在京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做章京时,一次俄国使臣喀西尼将拉特禄夫《蒙古图志》
 
明乎此,便不能理解,沈曾植的不少名作是兴之所至,率性而为。比如他在京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做章京时,一次俄国使臣喀西尼将拉特禄夫《蒙古图志》里所载的《唐阙特勤碑》等三篇碑文送到总理衙门,说是请教,其实也是个故意考校的意思。沈曾植就写了三篇精彩的考证性跋语,使俄国人大为佩服,“译以行世,西人书中屡引其说,所谓总理衙门书者”。倘若没这个刁钻的俄国使臣,说不定沈曾植就懒得写这三篇考据文章。叶昌炽的《缘督庐日记》曾记道:“乙庵与客(即著名汉学家伯希和)谈契丹、蒙古、畏兀儿国书及末尼、婆罗门诸教源流,滔滔不绝,座中亦无可搀言。”正是遇上了伯希和这样谈论学问的好对手,沈曾植才会滔滔不绝,以致旁人都插不上嘴。据沈曾植的学生胡小石说,沈曾植竟能背诵《资治通鉴》。300多万字的《资治通鉴》能否一字不漏地全背下来,怕真不好说,但沈曾植熟读《资治通鉴》并下了很深的功夫,这是毫无疑问的,可他并没有写一部有关《资治通鉴》的书,非不能也,是不为也。
 
我们不免要遗憾,因为这种以学问自娱的态度,沈曾植的许多精彩论断如咳吐珠玉,随风而逝,但同时我们更应该感到幸运,如果没有这种态度,沈曾植也许只是一个专家而不是一个划时代的大家。亚里士多德在《形而上学》中说:“古代希腊人探索哲理只是为想脱出愚蠢,显然,他们为求知而从事学术,并无任何实用的目的。”梁启超曾言“凡真学者之态度,皆当为学问而治学问……其实就纯粹的学者之见地论之,只当问成为学不成为学,不必问有用与无用,非如此则学问不能独立,不能发达”。沈曾植正是这样一个纯粹的大学者。以沈曾植之风范,回看今日为职称、为成名、为升官、为做老板而努力读书努力写论文努力出专著的专家学者们,不由得要如孔夫子般喟叹一声:“三年学,不至于谷,不易得也!”

(责任编辑:诗域微雨)

相关推荐
频道推荐
视频
图片
合作单位
友情链接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合作支持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律师 | 隐私条款 | 感谢表彰 | 在线投稿
Copyright © 2006-2017 YIYUANYI.ORG,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6017733号 ICP/SP:鄂 B2-20100159
本网站由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 公益热线:027--875284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