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元一国学网 > 民俗 > 民俗民风 >

寻访北京历史上的湿地(一)

2011-08-25 09:59
来源:北京文网 作者:北京文网
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 

 
公元696年,参与北征契丹失败后的陈子昂独自登上了古幽州台,这个空怀报国为民之心不得施展的诗人,面对满目苍凉的燕国旧城周围的景色,写下了那首著名的《登幽州台歌》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而与此同时,“逐水草而居”的北方的游牧民族——契丹部落却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这片土地。他们看到,这片长满蓟草和芦苇的平原上到处是平地涌出汩汩清泉,广阔的大地上布满了沟渠、河流、湖泊,到处是坑塘、湿地……慷慨的大自然赋予了这片土地丰饶的水资源。
两百多年后,契丹人终于在这里站稳了脚跟,在河湖环抱的蓟丘上建立了辽国的陪都——南京城。以后的元朝统治者更把琼华岛作为大都城的中心,围绕这片湖泊湿地建立了首都。北京平原曾经有着丰富的湿地资源,据乾隆年出版的《日下旧闻考》记载:“淀,泊属,浅泉也。近畿则有方淀、三角淀、大淀、小淀、清淀、洄淀、涝淀、护淀、畴淀、延芳淀、小蓝淀、大蓝淀、得胜淀、高桥淀、金盏淀……凡九十九淀。”可以这样说:北京,曾经是一个建在湿地上的城市。
最早消失的大湖——京东延芳淀
一片荡漾在史书上的广袤水域,为我们描绘出一千年前的通州。据考证,北京东部的这片延芳淀湿地在辽代时涵盖了今漷县、廊坊边缘,采育、马驹桥、大羊坊(据有人考证,大羊坊原来叫“羊坊店”与“延芳淀”谐音)、台湖镇一带,方圆百里。那时,这里有大片的水面、茂密的苇塘,每到春秋两季,北上、南迁的候鸟在这里歇脚、捕食,延芳淀就成为天鹅、大雁、野鸭的天堂。
《辽史·地理志》记载:“延芳淀方数百里,春时鹅鹜所聚,夏秋多菱芡。国主春猎,卫士皆衣墨绿,各持连鎚、鹰食、刺鹅锥,列水次,相去五七步。上风击鼓,惊鹅稍离水面。国主亲放海东青鹘擒之。鹅坠,恐鹘力不胜,在列者以佩锥刺鹅,急取其脑饲鹘。得头鹅者,例赏银绢。”这是描写辽后主率领后妃、文武百官以及侍卫军到此打猎时的情景。
明代出版的《燕山丛录》(作者徐昌祚)是这样描写辽国帝胄们到延芳淀一带射猎的盛况的:“辽时每季春必来此大猎,打鼓惊天鹅飞起,纵海东青擒之,得一头鹅,左右皆呼万岁。海东青大仅如鹊,既纵,直上青冥,几不可见,俟天鹅至半空,欻自上而下以爪攫其首,天鹅惊鸣,相持殒地。”
由于良好的自然环境,这片地区人烟渐盛,辽代在此设漷阴县,后来改称漷县,就是今通州区漷县镇(漷念“火”,即四面环水的城郭)。到了元代,元顺帝在漷县柳林建行宫。由于紧临北运河,这里又是漕运的必经之地,有时北上漕船集中到达,而通惠河的通行能力有限,大批船舶就驶进延芳淀内等待,促进了漷县一带商业的发展。
元末农民起义的各路人马中,有一支以韩林儿和刘福通为首领的红巾军,攻打大都时,兵败柳林,退入茫茫芦苇荡中。清末庚子年,这一带一些红巾军的后代参加义和拳,这是后话了。
合作单位
  •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
  • 文化部
  • 教育部
  • 中国文联
  • 中国社会科学
  • 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
  • 高等教育研究
  • 孔子学院
  • 孔教学院
  • 孔圣堂
  • 大同书院
  • 问津书院
  • 中国文明网
  • 中国社会科学网
友情链接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合作支持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律师 | 隐私条款 | 感谢表彰 | 在线投稿
Copyright © 2006-2019 YIYUANYI.ORG,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21768号-6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5号
本网站由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 公益热线:027--875284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