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元一国学网 > 国学入门 > 国学名人 >

章太炎:佯狂未必不丈夫

2010-01-29 14:33
来源:文化中国 作者:王开林
章太炎的疯是出了名的,癫是出了名的,狂也是出了名的,而他的味道又远远不止于疯、癫、狂三项。他的学问淹通博洽,造诣精深,是灵光岿然的国学大师。

 “吾死以后,中夏文化亦亡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章太炎
 
 
     章太炎的疯是出了名的,癫是出了名的,狂也是出了名的,而他的味道又远远不止于疯、癫、狂三项。他的学问淹通博洽,造诣精深,是灵光岿然的国学大师,那些著作,绝非普通疯子所能结撰。但他更喜欢别人称他为革命家,只要前脚迈出书斋,说话行事,他就恣睢放纵,常常会做出些令“高级食肉动物”极端头痛和难以收场的事情。他有包天巨胆,不怕杀头,不怕坐牢,想鸣就鸣,想吼就吼,想骂就骂,想咒就咒。章太炎图的是个酣畅淋漓的痛快劲,他为邹容的《革命军》作序,在《苏报》上戟指着光绪皇帝(此时已被幽禁在北海瀛台而自身难保)霉得发乌的鼻梁(肯定不是酒糟鼻),忿骂他为“载小丑”。灌夫骂座,豪气虽高,怎及“章癫”语惊天下结果,他因文贾祸,锒铛入狱。好个邹容,本已匿迹于虹口一座天主教堂,可保安然无恙,但他义薄云天,不忍让亦师亦友的章太炎独作苦囚,便走出匿身的租界,径直去上海警察局自首。他原想,蹲几年西牢又如何只要留得大好头颅在,就不愁等不来再度开战的日子。可惜,一年后,这位刚满二十岁的天才青年,即瘐死于狱中,令章太炎的司马青衫又濡湿大片前襟。
 
  有人想,到了民国,“章神经”的疯病就会不治而愈,也该闭嘴收腔,躲进书斋安安心心做学问了。袁世凯尤其是这样殷切期盼的,老实说,他有点害怕此人,只要“章神经”指着谁的鼻子一骂,谁就会声望大跌,身价大减,身体大病,笔头和嘴巴都相当了得的康有为也难逃此劫,“老猿”可不想沾上这样的晦气。若是别种类型的烂笔头烂嘴巴疯子,十个百个千个,早被格杀勿论了。举世都称章太炎为“民国之祢衡”,这人可万万杀不得。袁世凯读过史书,知道身为君王,扑杀国士,会遭致千秋恶名,他有所顾忌。当年,曹操将当众裸着身子援桴击鼓,骂他个狗血淋头的祢衡作为“高级礼物”,奉送给荆州牧刘表,打的就是借刀杀人的如意算盘;刘表也不是缺心眼的傻瓜,立刻将这烫手的“山芋”扔给了麾下的大将黄祖,他明知黄祖是一介莽夫,不怕戕害了国士,遭千秋唾骂,刘表同样是嫁祸于人。奸雄袁世凯左思右想,决定压曹操半肩,高刘表一头,把事情做得非常漂亮,他量体裁衣,特意为“章神经”设置考文苑(或谓弘文馆),用高薪将他羁縻起来,免得此人再生事端。然而“章神经”之为“章神经”,又岂能常日闲得无聊?他喜欢读报,交游,唱反调,一肚子的不合时宜,处处听来和看到“老猿”桩桩件件龌龊事,心气如何平顺得了,嘴巴哪能关得住风?便要去找那位独夫民贼好好理论一番。大冷的天气,他只蹬一双破棉靴,穿一领油油的羊皮袄,手中绰一把鹅毛扇,扇坠吊着一枚景泰蓝大勋章,不衫不履,不伦不类。接待员问他要名片,他白眼一翻,大叫:“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,我是在上海坐过三年西牢的‘章神经’!”他捺着火爆性子在接待室中踱来踱去,眼见国务总理熊希龄谈过了,副部长向瑞琨谈过了,还轮不到他。一怒之下,骂道:“向瑞琨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见得,难道我见不得?”他径直往里闯,警卫阻拦,双方立刻起了冲突,章太炎索性一不做,二不休,操起桌上的花瓶朝大总统画像猛力掷去,“哐啷”一声巨响,“大总统”就已粉身碎骨。“章疯子”闯了祸,被卫兵强行捉入马车,当晚,只得委屈在宪兵教练处过夜。满腔怒气耿耿难消,他又指名道姓骂袁世凯为“包藏祸心”的“窃国大盗”和“独夫民贼”。反反复复骂个不止,看守他的卫兵都已心惊胆战,赶紧找来棉花,塞住受虐的耳朵。
相关推荐
合作单位
  •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
  • 文化部
  • 教育部
  • 中国文联
  • 中国社会科学
  • 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
  • 高等教育研究
  • 孔子学院
  • 孔教学院
  • 孔圣堂
  • 大同书院
  • 问津书院
  • 中国文明网
  • 中国社会科学网
友情链接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合作支持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律师 | 隐私条款 | 感谢表彰 | 在线投稿
Copyright © 2006-2017 YIYUANYI.ORG,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6017733号 ICP/SP:鄂 B2-20100159
本网站由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 公益热线:027--87528487